寰亚艺人:大跃进军工生产:歼6无一能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10/24 04:40:30

参考军事网消息:
核心提示:贺龙来到一架飞机前,几个工人正在修理。贺龙问他们:“这些飞机修了多长时间了。”工人们说:“几年了,没有一架飞出去。”一个工人说:“我们把这儿叫养鸡(机)厂。这个鸡是老母鸡的‘鸡’,不是飞机的机本文摘自:《神州》2007年第06期,作者:刘秉荣,原题:《贺龙痛批浮夸风》

上世纪60年代初,中苏关系恶化。1960年7月16日,赫鲁晓夫执政的苏联政府突然照会中国政府,单方面决定撤走全部在华专家,撕毁合同,废除科学技术合作项目,其中国防工业占四分之一。

虽然贺龙出任国防工业委员会主任以来,下大力气抓国防工业产品质量,但是,产品质量依然问题严重。1960年9月13日,中央书记处就此召开了电话会议。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赵尔陆说:”我们工厂生产的冲锋枪,只打了十几发子弹,击针尖就断了,还不如阎锡山兵工厂生产的好。有的工厂生产的潜艇用的蓄电池,有一半不能用,有的工厂竟把五七炮的零件弄到五八炮上去。沈阳飞机厂由于质量问题,两年多来没有交出合格的米格飞机。“

1960年11月15日至17日,贺龙在哈尔滨召开了该地区7个军工厂的党委书记、厂长座谈会。会上,贺龙再次强调了质量对于军工产品的重要性,指出如果产品质量不好,会误国误民。

之后,贺龙、罗瑞卿等于11月18日到达沈阳,准备参观沈阳的飞机制造工厂。

沈阳飞机制造工厂的情况,贺龙是很挂心的,自赵尔陆汇报后,贺龙就一直想亲自前往看看。

不久前,这家飞机制造厂报告已制造出一架合格飞机,交付了空军使用,贺龙为此还很高兴,并在电话中表示要发电报祝贺。贺龙想:”如果这个厂质量抓得好,有一套经验,就树个典型推广。“

11月20日,贺龙一行来到这家制造歼击机的工厂。一进车间门口,贺龙见黑板上写着”质量第一“4个字,墙上也贴着类似内容的标语。不过,看上去浆糊还没干。贺龙一瞅就知道这是弄”门面“,是给他贺龙看的。”门面“的东西贺龙不管,贺龙是看质量。

贺龙走进飞机总装车间,工人们正在劳动。他望着一排排飞机,问工人师傅:”这些飞机质量如何?“

工人们七嘴八舌地说:”修来修去的,出不了厂。“

贺龙又问:”主要问题是什么?“

总工程师解释说:”主要是飞机抖动问题解决不了。“

贺龙没说什么。他们来到了停机坪。停机坪上摆着两排米歼-6歼击机。贺龙问总工程师:”这些飞机怎么都摆在这里?“

总工程师说:”都有问题,不能出厂。“

贺龙说:”这么多飞机有问题,怎么还生产?“

总工程师没有回答。贺龙来到一架飞机前,几个工人正在修理。贺龙问他们:”这些飞机修了多长时间了。“

工人们说:”几年了,没有一架飞出去。“

一个工人说:”我们把这儿叫养鸡(机)厂。这个鸡是老母鸡的‘鸡’,不是飞机的机。“

贺龙听了,一怔,问总工程师:”上次空军接收的飞机,不是合格的嘛!我还给你们发电祝贺呢!“

工程师眼睛眨巴了一阵,才说:”那架飞机,也是不合格的。没能起飞。“

这时,罗瑞卿在一旁开口了。他生气地说:”怎么,那架飞机也不合格?你们敲锣打鼓地报喜,说苏联专家撤走了,我们飞机照样上了天。我们很高兴,还报告了毛主席、刘主席、周总理,大家为你们喝了酒,发电祝贺你们,闹了半天你们搞假招子,骗到我们头上了。“

厂党委书记说:”当时,我们也认为合格了,可实际不合格。“

贺龙气呼呼地没再说什么。

到了会议室,贺龙对厂领导人说:”你们厂的问题,5月份军委作过决定;9月份在全国电话会议上,我直接传达给了你们。质量问题,可以说三番五次地讲,你们怎么还当耳旁风?如果技术上不去,就不要再下料、再投产。生产出一排排的烂飞机,这是多大的浪费?同志,六亿多人民克服困难,饿得都浮肿了,拿命换回来的材料哇,被你们做成超差产品。你们怎么对得起全国人民?“

当天,贺龙一行又来到沈阳航空发动机制造厂,这个厂在”大跃进“浪潮冲击下,盲目追求产值翻番,使产品质量严重下降。贺龙进厂后,向党委书记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今年投了多少料?“

厂党委书记回答后,贺龙又问:”出了多少台发动机?合格的多少?“

贺龙在厂里转着看。他看到有一些印着外国文字的箱子没打开,就问:”这是什么?“

厂党委书记说:”这是引进的外文资料。“

贺龙问:”怎么还没开箱。“

厂党委书记说:”这些资料是前年引进的,没等开箱,试制工作就开始了。“

贺龙问:”试制的什么?“

厂党委书记说:”我们把亚音速飞机发动机的零件装到超音速飞机发动机上,结果不行。“

贺龙问:”有科学依据吗?“

厂党委书记说:”首先是敢想。“

贺龙说:”没有科学依据的想是瞎想,是胡来,是蛮干。“贺龙发火说,”合理的规章制度,不该改的就不改;过去改错了的,要坚决改回来。我们讲改,是指讲那些不合理的,不要把合理的改掉了。在技术上,要先学楷书,后学草书,按原来资料进行改正。未经试验的不能随便改。对外国资料,要认真研究,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外国先进技术,要认真学习,人家也是从功夫里磨出来的。我说的中心意思就是一句话:只许往前爬,不许往后退!相信你们一定能搞出合格的产品来。“

离厂前,贺龙和罗瑞卿决定对这个厂进行一次质量整风。

11月22日,贺龙主持召开了沈阳地区军工厂负责人汇报会,详细地听取了各厂负责人的汇报。

当贺龙听到各厂都造出了大批不合格的军工产品,造成巨大的浪费后,他真火了。他用烟斗敲着桌子说:”大家别忘了,我们的国家是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帝国主义天天仇视着我们,苏联背信弃义,撤走专家,撕毁合同,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难。我们呢,应该树雄心,立壮志,战胜困难。而你们,用宝贵的原料,造了一堆废品。这树的是什么心?立的是什么志?这是犯罪!“贺龙缓了口气说,”我还能活几年?可只要让我管,我就要拼命干他几年,拼死就算了。“

贺龙稍停又说:”我来这儿才两三天,就看到这么多问题。难道你们看不见吗?你们还都年轻,正是为党为国出力的时候,应该争口气。“

贺龙望了一下与会者,见大家都认真地记着他的话,又说:”毛主席说,国内问题决定国际问题。抓军工产品质量,已经整整一年了,到头来,飞机还是出不了厂。这怎么能行?要找原因!我看这个原因就是你们这些厂领导的思想有问题,要整顿!我回去之后,要在北京召开一个大的会议,整顿一下领导干部的思想。思想问题不解决,质量上不去!“

11月30日,国防工业系统三级干部会议预备会议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

贺龙到会讲了话,他说:”我这次东北之行,到了不少工厂,听了汇报,深感质量问题已成了顽症,问题相当严重。经中共央、中央军委批准,国防工业委员会召开国防工业三级干部会议。解决军工产品质量,整顿国防工业各级干部的思想作风,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中心议题。这次开会的方法是摆事实、讲道理,把以前质量不好的情况都翻出来,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目的不是追究个人责任,而是找出经验教训,把产品质量促上去。“

接着,贺龙作了自我批评,他说:”国防工业产品质量不好,给国家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严重地影响了部队的建设。我是主管国防工业的主任,这个损失由我向中央、军委检讨,不要你们负责。“

贺龙根据会议上揭露出来的大量问题,于12月24日给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写了一份《关于国防工业当前存在的问题及今后工作安排的报告》。报告中写道:

目前国防工业问题确实十分严重。主要是:产品质量普遍下降;军品生产任务一再延误;国防工厂基本建设的质量不好;工厂管理紊乱,事故不断,伤亡严重;浮夸、弄虚作假、瞒上欺下之风盛行;军工厂在生产民用产品方面也存在着不少严重的问题。因而国家在国防工业中的巨额投资,未获得应有的成果。

国防工业系统三级干部会议开了40天,对纠正军工产品质量低劣、管理混乱、盛行的浮夸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