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树山村中大石山(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10/17 04:33:58
“说苏州”系列开篇代序:    我在同程已经一年多时间了,在同学们的帮助下,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新生,变成了一个博士。一年多来,也发过百来篇文章了,但是关于苏州的却很少。我的太太对我说:“你那么喜欢自己的家乡,有空就钻进那些小巷子里拍照,常常看些关于苏州历史的书,和亲友们说起苏州就是一套一套的,怎么不见你写苏州呢?老是写一些我没有去过的地方,没一点意思。”我感到很委屈,苏州实在太沉重。我曾经有过一个小系列《中国四大官衙》,河南南阳内乡县衙、山西临汾霍州州署衙门、河北保定直隶总督府,独独一直没有写国家级的衙门——故宫,就是因为无从下手,对故宫知之甚少,而那一次故宫的游览,远远没有达到我想达到的效果,所以我不写。苏州也一样,就象人有十指均不等长,每个人眼中都有自己的苏州。要写自己眼中的苏州很不容易,况且同程上关于苏州的优秀帖子极多,要换种角度来看。什么角度呢?我想,我会从历史和人文方面来,从一个古宅一条小巷来说,或许这样会好些。说一些传说、讲一些逸事,把少时听过的、成年后收集的关于苏州的故事慢慢地说出来。     太太的要求总是要满足的,毕竟她相当支持我写这些东西。所以决定先行暂停其他省份的景点游记,改为苏州系列。苏州有2500年的历史,虽说达不到低头见文物的概率,单说那市内大大小小数百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散布市内的300来座有价值的古宅,周边那些藏有深厚人文典故的古村,还有那很多古桥、古树、古人……实在来说,以古迹数量,苏州是继北京、西安后列第三的城市,但是苏州古城不大,所以那密度就大了很多。     秋趣 大姐曾留言于我,认为现在网上到处充数着雷同的景点介绍,甚至还有错误的,所以她一直感觉网上的介绍不好看。我想对于我们这群同程的同学,这应该是一种激励,我们写景点写游记,写的就是自己对这景点的感受,写的就是自己对这景点的理解。我们不用大而全,因为我们不是写地方志,但是我们可以把听到的看到的写进去,这也是一种添砖加瓦的作用啊。     同程上很多朋友都为苏州的景点留下了令人赞颂的资料,如今尖兵也来凑凑热闹,开一个“说苏州”系列,带大家看看尖兵眼中的别样苏州。也希望各位同学和好朋友不吝笔墨为我指正!先谢谢大家!
树山村中大石山(上)     嬷嬷姑姑们退休后时常在苏州境内各景点逛,凭着老年卡、高龄证半价或免费的,花费倒是相当节省。前些日子常在她们口中听到“大石山”这个词,说是不仅风景好,而且还颇具野趣。从我妈妈和邻居王家奶奶交流中,又知道那里还有丰富的水果资源,现在这日子正好就是果树的花季。相约亲友,就在昨天老少共15人向大石山进军。

 
    从我家出发,交通是一个问题。事先问了老家就是大石山的王家奶奶,她告诉我,公交车441、442和85路都到,在通安镇政府站下车。于是开始做作业,上网查线路(这里想提个建议,同程能否加入公交车线路查询)。     85路公交:汽车北站北->平门北->火车站西……工艺美院北……阳山花园一区->阳山花园四区……华通四区->通安中心小学->通安镇->……望亭      441路公交:广济桥->朱家庄新村……长青->……许墅关经济开发区->大白荡公园……华通花园二区->华通花园四区->通安中心小学->通安镇政府……东渚宾馆……镇湖汽车站     442路公交:上塘街(石路)->广济桥……枫桥镇政府……马涧小区……通安中心小学->通安镇政府……通安中学->华通公交首末站     对比后选择了442,一行人在上午9点于上塘街始发车站集中。9点10分发车,3元票价,1小时候到达通安镇政府站。通安镇现在归属于苏州高新技术开发区管辖,在古代是苏州地界有数的佛教名地,也是苏州刺绣的发源地之一。

 
    跟着以前去过的姑姑前进。汽车站斜对面有座桥,桥的东堍有条小路,这条路就通向今天的目的地大石山。要到大石山,必先经过树山村,树山村如今已经被评为了三星级生态村。这个村庄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而叫圌(chuan)山村。村依山而建,故村名就以山而名。网上说圌字念shu,这好像不对,因为这个山的外形像一种囤粮的器具,这种器具叫圌chuan,苏州方言中,汉语拼音的chuan与“船、传”等字通,发音和“树”有些类似,但音调有差别,与普通话的树字发音差别很大。不过如果这个圌山村三个子念得快些,却如“树山村”三字发音有些像。估计后来在定地名时,也就误为树山村了(此种讹传地名在苏州不少)。也许网上写树山村村名考证的人,不是很正宗的苏州人,所以才会有错,以至于现在网上关于树山村介绍的文字全部继承了这个错误的版本(天下文章一大抄的后果)。或者这是我没有更为细致考证,是否圌字在古时真有个shu的发音,不过我手头包括《说文解字》、《康熙字典》在内的工具书都没有这个shu音,如果同学们有这个考证结果,恳请告知!(<康熙字典>丑集上关于圌字的解释:唐韵市缘切……<说文>判竹圜以盛谷也……山名在吴郡……)

 
    过小桥到底就是一个小村,这个村也许就是散落在群山山谷中的一个自然村落,虽然还没有深入到山边,但是已经感受到这里的美了。被青山围着的村落终日所见的必是青翠,清新的空气不着尘粒是肯定的。抬眼已经是看到山了,虽然苏州的山普遍不超过200米,放在中西部城市,充其量也就是个丘,但是在这苏南平原上,这连续的地表隆起,却很容易让人感受到连绵大山的韵味。

 
    进树山村的路不大,两边望去全是纯洁的白色,恰似一副兆丰年的瑞雪美景,又似一层飘逸的丝被。这是梨花,我随口就吟出了那“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名句,应景绝对应景!儿子甩脱了我的手,一路小跑还不停说:“都是漂亮花花,漂亮的来不得了!”引得大家一片笑声。是的,这一条水泥路两侧数不清的梨树,正是像极了一个个素淡芳姿的碧人儿,她们用玉颊迎风,对素月梳妆。不同于桃花的媚、也不同于海棠的娇,却以素雅的身姿和似有似无的清香,惹得人不由得不爱怜。

 
    细雨撒在花瓣,凝成一颗颗大大地水珠,或沿着花心流走,或顺着花瓣滴下,引得枝头微微颤动。儿子也伸直了脖子在细细观察,他拉拉我的衣服,我放下相机蹲下身体,他操着一口很标准的苏白对着我说:“爸爸,哎个花花勒哭哉。”(意思是这些花正在哭。)我摇摇头“不,这是花怕雨水压坏自己地花瓣,把水放掉。”“朆,弗是弗是!”(没有,不是的。<苏州的方言中有很多古代用词至今仍在用着,所以说如果苏州话消亡,那么吴文化也就没有神韵了>)儿子的固执又来了。我转念,孩子眼中自有他们的世界,难道我们就一定是对的么?梨花才短短几天的花期,难道就不能是它们在为自己短暂的美丽而哀叹么?

 
    到达山脚,我的长辈们并不急于登山,我们几个同龄人都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原来他们要先进村买东西。在我提议下,我们去看村里的风景,父辈们去买东西,分头行动。我和家族内的姐姐、妹妹、弟弟弟媳以及稍大的外甥女,开始去看看这个生态村到底生态在哪里?


    生态最早的意思是动物的生存状态,可以被我们借鉴看看本身的生存状态。如今,我们往往把心目中美好的、未遭工业文明破坏的、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状态叫做生态。树山村生态吗?应该说树山村是一个正在改进中的,没有遭到工业进程很大破坏的,人与自然比较贴近的准生态村。但是外来游客随意抛洒的垃圾、村民有意无意污染的水源仍旧不同程度地毁坏着这里生态。不过总体来说,树山村还算是保护的比较好的村落。

 
    不用理会网络上那些世外桃源的广告语,只要静静地站着,用自己的心去贴近这里,感受这里。村子被青山碧水围绕,本身就是件极占天时地利的事。村中尚余大量具有苏州乡村特色的普通民居,家家户户门口都是桃李飘香。鸡鸭并不圈养,散放在屋前山脚连成片的果树林中自我觅食。隔着几家,门前就有一个池塘,在以前这个池塘的水可是村民日用的。如今有了洁净的自来水,于是这池塘的水也就慢慢趋于浑浊了。不过开门见山可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不仅养眼,而且饱含负离子,在这里想不长寿、想不身心欢畅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许当地的村民并不觉得是件什么天大的事,但对与我们这群钢筋森林中长大的孩子来说,享受自然却感觉越来越是一件奢侈的事。

 
    想起每年去光福扫墓,以前出了城就是大片大片的绿色,水稻、蔬菜,就是看油菜花也不用赶到婺源啊。这些年开始开发了,什么都没了,换来了一片片的钢筋森林,连喜鹊都把巢造进了高高的铁塔。什么“苏湖熟、天下足”,什么“鱼米之乡”,都慢慢地离苏州远去。当人们开始逐渐清醒的时候,才发现原先的生活多么适宜,原来的环境多么诗意,于是乎开始搜寻还有没有没被大吊车开到的地方,还有没有没被推土机毁去的小村。哈,树山村这个原先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村终于走出来了。

 
    直直地站在池塘边,眼前桃花艳丽,山凹间云烟氤氲,仰起脸享受这细雨扑面的丝丝凉意,心情有些说不清楚。“好空气啊!”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么多车开来开去,空气早就坏了。”蹲我身边在池塘里洗鞋的大叔不满的应答。我看着来往的从城里赶来看风景的车,尴尬地干笑数声“还是比城里好!”

 
    堂妹在唤我,似乎长辈们采购了很多东西。我进得那户人家,原先他们就不是生意人,只不过是以前姑姑来时讨要过一碗新鲜的蚕豆吃,一来二去竟也熟了。我们只是预定,他们眼下在做的本是自家应时令习俗必吃的一些糯米点心,这完全就是一些纯手工制作的。以天然艾草作为染色剂的青团子、拳头大小的糯米豆沙团子以及其他糕点,价钱自然是相对便宜而且量很足。约好下山来取,我们开始向大石山进军。
                                                     尖兵撰写于2008年3月31日,下篇将介绍大石山景色
 村中的果树随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