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视野:美元贬值之秘:情绪与意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10/24 04:45:31
                          

第一节 情绪

从根本上说,人的一切的活动,都是由于环境刺激所引起。

环境刺激为有机体感觉器官感受的过程,实质上,也就是心理的个体通过其认识结构,对环境刺激加以识别的过程。

对于环境中的众多刺激,个体不可能一一全都专心投入地去感受。

因为,那等于是在徒然浪费精力。

而事实上,个体的精力,毕竟总是有限的。

正如肚子饿时走在街上,眼睛总是盯着饮食店,而对书店和服饰用品店等并不介意那样,个体对环境刺激的感受,通常是存在取舍选择的。

个体,往往只选择其中一个,或一部分去感受;

而对选定目标之外的刺激,个体,很可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心理的个体从其认识结构出发,对环境中的众多刺激取舍选择,对选定的环境刺激加以感受的心理过程,就是识别。

严格地说,进入同一超级市场,众多顾客虽然在感官上可能接触到的刺激,大体是相同的,但每一个人真正所感受到的,其实并不一样。

对于环境刺激的感受,未必决定于客观刺激的本身,而主要决定在个体的识别。

正是由于各自的识别不同,同是一则电视股票跌停板的新闻,对买进卖出与不玩股票者听来,将产生截然不同的感受。

图5—1同一刺激引起不同感受(可逆图)

说明:如果读者注意图中白色部分,可以看出图中画着烛台或花瓶;反之,如果你只是把注意力集中于涂着黑色的部分,则是画的两个人面面相觑,简直没法说明哪个相似,哪个更相似,像此种可以引起截然不同感受的图形,人们又称之为可逆图形,意味此种图形的含义,可以做完全相反的转变,事实上,图形本身并未改变,只是由于观察者着眼点不同,而产生了不同的感受经验。

图5—2同一刺激引起不同感受(双关图)

说明:从图中,读者可以看到一个有长长的睫毛、漂亮的颊骨和下巴的年轻姑娘的侧影,或一个大鼻子,长下巴的老妇人侧影,或两者都能看到。

图5—3同一刺激引起不同感受(鼠人图)

说明:虽然许多人认为,这个图形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人头像,但先看过一批动物图片的人,往往认为这个图形是一只老鼠。

图5—4同一刺激引起不同感受(黎明与黄昏)

说明:此为木雕艺术家艾契尔(M•C•Escher)氏在1938年的一幅著名木刻画,假如读者先从图画的左侧看起,你会觉得,那是一幅黑鸟离巢的黎明景象;假如读者先从图画的右侧看起,你会觉得,那是一幅百鸟归林的黄昏;假如读者先从图画中间看起,你就会获得既是黑鸟又是白鸟,也可能获得忽而白鸟忽而黑鸟的经验。

一个人,在醉心于工作的时候,连周围的噪音,都注意不到;

一个人,在精神紧张时,甚至连挨打,都不觉疼痛。

由此可见,个体的识别,与其自身意象格局有关。

个体在饥饿时,食物对实现其自身意象格局居中守正重要;

个体在求偶时,异性对实现其自身意象格局居中守正重要。

识别的道理,即显现于此。

识别的过程,可以被看作是心理的个体的一种主动的、自发的检测过程。

它,直接与人的意象格局相联系。

其功能,即在于自动地引起有机体身心内部的变化,即激发有机体脑的间隙组织提供心理能量,促使有机体在其心理领域形成生命冲动。

生命冲动内所储存的心理能量的多寡,则取决于环境刺激与个体意象格局的相关程度,有机体某种程度的先天结构与当前身体的状况,以及由于季节、气象等环境因素变化给有机体所带来的影响。

对环境刺激所引起的身心变化的知觉,就是情绪。

情绪,并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而只是一种身心状态的感知——人的心灵对有机体自身内部状态的变化,即对生生不息的生命冲动运行的反映或感知。

情绪经验的产生,虽然与个体的识别有关,但联结情绪状态的生理变化,心理的个体却是无法控制的。

所谓心理测试仪,俗称“测谎器”,即是根据情绪状态下,个体不能控制其身心变化的原理而设计。

例如,声带震动测谎器(按:一般测谎器在使用时,总得在受试者身上安置一些仪器,如此自然难免将引起情绪状态的原因复杂化,除了是否说谎的因素之外,另外增加了仪器使人紧张的因素,为了改进此一缺点,科学家设计了一种新的仪器,即声带震动测谎器,,又称为声压分析器,声带震动测谎器与传统测谎器相同,但只分析受试者的声音,不必使用其它仪器,甚至,不必受试者在场,采用电话录音,也可加以分析)在使用时,即是由研究者以不同的问题(包括关健性问题),与受试者谈话,并随时隐密录音,事后,将受试者对不同问题的答话录音带,置于声带震动测谎器中,以平常四分之一的慢速播放,并分析他声音的波形,从而,研判他有无说谎。

                     A                            B

            (情绪平静时的声波)         (情绪紧张时的声波)

图5—5声带震动测谎器

说明:图示是两段受试者说话时的声波,图A是情绪平静时说话的声波,图B是情绪紧张时说话的声波,两种声波之所以不同,乃是由于情绪压力下,受试者无法控制自己的声带震动所致,受试者如果说实话,他的声带将放松,事后分析时,将出现图A的波形;如受试者有意说谎,他就会因声带紧张,形成图B的波形。


第二节 意动

当心理的个体感受到情绪的时候,由于无论是哪种情绪,都会促使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因而,心理的个体并不能够仅仅依此现象,决定这个时候的情绪内涵是什么,实际上,还要根据对当时处于什么样的情境所作的判断来决定。

心理的个体在情绪状态下,对当时所处的情境加以研究、评价和认识,对其所感受到的情绪作出判断,决定究竟是何种情绪的心理过程,我们就称之为意动。

任何意动,都是心理的个体有意识地将生命冲动指向一定客体的活动。 

意动的过程,可以被理解为心理的个体的一种积极的、自觉的探索过程。

——一种心理的个体以某种合目的的形式,将其所感受到的情绪趋向专一目标,以与具体环境取得联系的过程。

从动力学的角度看,心理能,是意动的基本动力。

意动,总是有意识地将一个特定的客体,包含在自己之内。

意动,不能离开内容和客体而独立存在。

意动,从来就不是孤立的。

它,必然要联系一种内容,指向一定客体。

离开了内容和客体,意动,也就无由产生。

我们在这里所指的客体,是指伴随着意动而呈现在心理的个体内在世界的,客观情境的主观映象。

它,即可以是比较肤浅的感性形象,也可以是较为深奥的抽象概念。

它的形成,主要依赖于心理的个体对其所处的客观情境的理解。

而这种理解,则与心理的个体的认识结构有关。

同时,还经常在某种程度上,带有经过组织调整后的创造、假设的痕迹。

例如,很早以前,法国军舰在执行搜索遇难者的任务时,中午时分,观测兵发现远方海面上有一只满载着人的木筏,打出SOS的信号,在水上漂流,根据这一报告,许多官兵也都对此确认无疑,于是,急速向木筏接近,甚至,还听到了呼救声,然而,待靠近跟前时仔细一看,原来,那不过是几根树枝在波浪上漂浮,即属此类现象;

又如,当人们在惊慌失措时,往往会产生错觉(按:指所得知觉经验与引起知觉之刺激特征不一致的现象),“草木皆兵”,究其原因,也在于此;

再如,由于在海上飞行时,远方天水一色,分不出天空与海面,飞行员很容易将海面当作天空,而将飞机飞入海中,造成事故,这,也是众所周知的;

据说,有一个和尚,每次坐禅都感到有一个大蜘蛛在干扰他,他想赶走它但总是办不到,这使他很烦恼,师父闻知此事,让他在坐禅前先预备一支笔,等蜘蛛来时就在它身上画个记号,以便知道它来自哪里,和尚照办了,等他坐禅完毕一看,原来记号画在了自己的肚皮上,烦恼就来自于他自己,其实,我们在生活中几乎都有这样类似的体会;

图5—6心理定势

说明:人们头脑中所“看到”的东西,有时是依据习惯而来的,这就叫“心理定势”,亦即先入之见或预置,在重复出现的、熟悉的情况下,心理定势是很有用处的,比如梳头,谁有那么多时间去仔细分析用什么方法梳头最好呢?但是,当你遇到不熟悉的情况或面临新问题时,这种千篇一律的预见就可能变成一种障碍,比如,你能不能把10块糖放入三个空杯,使得每个杯子中糖块的数目都是奇数?乍一看起来这道题没法做,然而,实际上这道题却有15种不同的答案,但是玩的却都是同样的花招,例如放七块糖在一只杯子中,两块在另一只杯子中,一块在第三只杯子中,现在把最后一只杯子放进第二只杯子之中,这样,第二只杯子中就有三块糖了!又如前面序中所提到的表哥的猜心术,在秘密未揭穿之前,神奇得无以复加,一旦揭穿之后,就一文不值了:很简单,他在衣袋里预先放好了四张牌!表演时把五张牌放进口袋再装模作样地把预先放好的四张牌拿出来并立即插入成叠的扑克牌里,当然只要说出你想要的是第几张牌,就可以由口袋里摸出第几张牌!而剩下的四张牌留着下次再用来顶替,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时间差骗局!心理定势有时妨碍人们解决种种问题,即使答案很明显、很容易,由于心理定势的作用,我们往往也找不到。

图5—6客体受认识结构的影响

说明:如读者只看上面一行,你会看成是A,B,C,D,E,F六个字母,你对第二个字母的经验(将之解释为英文字母),是基于你以前所学得的两种知识:其一是它的样子像英文字母B;其二是它跟其它英文字母在一起,而且,按照英文字母习惯上的排列顺序,反之,如果读者只看下面一行,你会看成是10,11,12,13,14五个数字;你对第四个数字所得的经验,绝不至于将之解释为英文字母B,原因是,这时候只按你在数字上学得的知识予以解释,事实上,被置于两个位置的符号,在形状上完全相同;其所以引起不同经验者,完全是由于观察者面对当前情境,根据不同的认识结构进行理解所致。

图5—7传统的庞邹(Ponzo)错觉,这两个梯子一样长吗?

说明: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把这两个梯子看得不一样长,事实上,这两个梯子是一样长(读者要是有怀疑,不妨用尺子量一下)。

令两个电灯泡相继明灭,其间隔时间少于0.2秒时,人们所知觉到的,并非两者一明一灭,而是单一灯泡往返移动。

这种在适当的条件下,刺激物本身并未移动而看似移动的所谓似动现象,乃是简单实验足可证明的事实。

动画与电影,就是根据似动现象而设计的。

图5—8似动现象示例

说明:将多个电灯泡在位置上适当排列,以相继明灭的方式形成连续的闪动,即会构成移动知觉的效果,此种设计,在电动广告中早已广泛采用,又称为飞现象,图示,即飞现象的简单实验设计,A图中的1与2,是两个长条形的光源,形如两只日光灯管,在适当时间内,让两灯管一明一灭,即可形成两只明亮的长条来回移动的知觉(移动范围如虚线所示形成扇形),B图中的3与4,是将灯管变成两个相对的拐尺形,当两灯相继明灭时,由闪动所形成的移动知觉,不只是看起来像一支灯管来回移动,而且,好象形成一个立体的鼓形。

曾有心理学家,做过以下的实验(Rothbart  &  Birrel,1977):让A与B两组大学生看一个德国中年人的同样一张照片,惟对两组学生的解释截然不同,对A组学生说,此人,是当年希特勒手下杀人集团盖世太保的首脑人物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杀害了上千上万的犹太人;对B组的学生则说,此人,是反纳粹地下组织的领导人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曾挽救过上千上万的犹太人的生命,然后,分别要两组学生就他们从照片上面部表情,来描述他们对此人的印象。

实验结果发现:

A组学生均将此人描述为面貌凶恶、残忍成性的人;

B组学生均将此人描述为面容和蔼、心怀仁慈的人。

面对同一人物,而产生如此悬殊的人知觉,原因就在于研究者的事前说明,对A与B两组学生发生了不同的“先入为主”作用。

A与B两组学生,在所能获得的极其有限的经验下,以其既有的“纳粹”与“ 反纳粹”认识结构为基础,“带有色眼镜看人”,所以,他们对自己所得的人知觉的解释也截然不同;

看看这样一则古老故事的现代版:有一个人遗失了一枚钻戒,她怀疑是邻居孩子偷的,便暗中观察他的行动,怎么看都觉得他的一举一动像是偷她钻戒的人,绝对错不了;当后来她在自己的家中找到了遗失的钻戒,她再碰到邻居的孩子时,便怎么看也不像是偷她钻戒的人了,这样的事例在我们身边,可谓屡见不鲜;

再看这样一组问题:

法国人浪漫、待人热情而又善于享乐吗?

美国人爱玩、讲求实际而又入乡随俗吗?

犹太人有野心、勤奋而且精明吗?

日本人有抱负、勤劳而又聪明吗?

英国人保守、沉着而且喜欢与人保持距离吗?

常说笑话的人乐观豁达吗?

不修边幅的人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吗?

女人比男人更会养育子女、照料他人而且温柔顺从吗?

戴眼镜的人智力较高吗?

教授都有点古怪而且平日里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吗?

……

有些人对其中许多问题会回答“是”,因此,当他们遇见法国人、美国人、犹太人、日本人、英国人、常说笑话的人、不修边幅的人、女人、戴眼镜的人或者教授模样的人时,对他们的行为即会有某种以偏概全的知觉。

毫无疑问,这些知觉常常是错的,有些法国人冷漠古板,有些美国人安静谨慎,有些犹太人淡泊名利,有些日本人草率从事,有些英国人外向而善于交际,等等,然而,用来区分人群的这种刻板印象却仍然持续存在。

毋庸置疑,他们将事物过分概括化了,即错误地把刻板印象的所有特点简单地归类到这一个集体的每个成员,即使那些特点中仅有几个(如果有的话)是真正适用的。

刻板印象可能是根据某些不同的集体特性形成的,例如国籍、民族、性别、身体特征和职业,也可能依据其它的差异来源,例如年龄、社会地位甚至态度和爱好,等等。

刻板印象的极端表现,就是所谓的偏见,亦即受过度泛化的刻板印象的影响,而对一些人抱有消极的或敌对的态度。

诸如,有些人确实认为黑人愚蠢、懒惰而且性欲过强,或认为犹太人自私、贪婪而且不诚实,即是一个明显带有攻击性的种族偏见的典型例子。

因而,作为心理的个体心目中的客体,可能与真正引起情绪发生的实际客体,并不十分一致;

甚至,可能完完全全不同。

例如,有一个夜行人,肩上挑着一担东西,脚上穿着一双拖鞋,走在乡间用沙子铺成的僻静的小路上,路两旁,是密密的、高高的马尾松,偶尔,轻风吹过树梢,发出沙沙声响,他感到有些紧张;乡间的夏夜,有着各种各样的声音,路边青蛙跳进池塘的声音、虫鸣声,他害怕起来了,尤其是,树上不知什么鸟怪异地叫了一声,把他吓了一跳,突然,他感到有人在后,向他抛沙子,他惊恐地回头看去,却是什么人也没有,于是,他转头继续赶路,但沙子仍不断从后面洒来,他再回头看看,路上仍是空荡荡的,不见人影,他害怕极了,便加快脚步,最后,小跑以至快跑起来,但奇怪的是,他跑得越快,沙子洒得也越快、越多,待他终于跑回家时,已是又累又吓,像虚脱了一般,他,足足躺在床上一星期,才恢复过来,当时,很多人都相信,他是遇上“鬼”了,在这期间,他也总是两眼惊恐地对前来看望他的人神经质地叙述着他遇到“鬼”的经历,正如俗话说得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幸亏他身强体壮,神经还不是那么太脆弱,没有因这次遭遇而垮掉,但他自此以后,再也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了,其实,“鬼”由心生,明眼人都知道(读者显然也知道),那沙子并不是鬼洒的,而是夜行人自己洒的,因为,那条路面是用沙子铺的,当他穿着拖鞋在上面走动时,拖鞋带起的沙子便从后面抛洒下来,他把抛沙子的对象当成了“鬼”,由此,产生生理兴奋(因恐惧而心脏跳动加快),因而,对此加以确认,“是由于鬼的存在才使自己心情紧张的”(客体),并想,“身边到处阴气森森,鬼肯定在附近作弄自己,追在后面抛沙子,自己真的是好害怕”(内容),即是一个显著的例子。

在上述例子中,事物被看成是与其本来面目根本不一样的形象;

又如,当冒险去过架在岩石和急流上空的一座高而窄且摇摇欲坠的吊桥时,任何人都将会不由自主产生生理兴奋(因恐惧而心脏跳动加快),如恰在此时,有一个富有魅力的异性在场,并同自己进行交谈,这个过桥人就会由此而加以认定,“是由于他(或她)在场,自己才心慌气促的”(客体),并想,“自己一定是爱上这个人了”(内容),则是另一个突出的例子。

在这个例子中,因恐惧而产生的生理反应,由于与异性的会面,而被认为是对这个人的好感;

心理学家曾经在一次有关“暗示”的实验中,用木头将人烫伤。

实验开始时,实验者先从炉中钳出一块血红的铁块,悬置在受试者手臂的上方约30厘米高出处,然后,逐渐放低,并问受试者感觉如何,直到受试者感到灼痛而无法忍受为止,然后,用黑布将受试者的双眼蒙住,再用木块代替铁块,重复上述过程,不断告诉受试者“铁块”(实际上是木块)正在降落,最后,假装不小心将“铁块”掉在受试者手上,奇迹出现了,受试者的手臂竟然被普通木块烫起了一个大水泡。

当然,这种状况,只有在情绪未明朗化之前,才有可能发生。

         刺激—————身体的反应——情境研究———情绪判断——情绪

情境:冒险过桥遇美人-感受到情绪:心跳加快-客体:有美人在-内容:肯定喜欢上了-爱情

图5—9情绪——意动图解

意动,既然总是指向客体,那么,如果没有客体,也就没有内容。

意动,也就成了空中楼阁。

因而,内容对意动具有依附性。

换句话说,意动,其实本身也就意味着内容。

比如,当我们欣赏三月桃花的粉红颜色,感受《二泉映月》的悲怆旋律,欣赏、感受即是一种意动,而粉红的颜色、悲怆的旋律则同时内在于意动,成为意动的内容。

内容,正是通过我们的欣赏、感受等意动,而获得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