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大学 校办宾馆:中国古代的优秀毕业生咋就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09/23 22:00:11

有句话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说的是军营的人来人往,简单的一句话里面总有些无奈何辛酸的意味,其实大学校园亦是如此。每年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总有大批即将毕业的学子们面临毕业和就业,只是到了在2010年的春天,这个数字已经蹿升到了600万。
很多人大概还没有仔细算过这笔帐,600万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新加坡人口468万;蒙古国人口260万,如果您觉得这些数字有些遥远,那么南京市的人口在2010年才刚刚突破600万。600万的大学毕业生等待就业,相当于整个南京市的老幼妇孺全民皆兵同时跑出来找工作。其实现在需要解决问题的远远不止600万,因为这其中还没算上往年滞留下来的待业毕业生。就业是我们不得不说的话题,因为谁家都有孩子,谁都希望孩子能前途光明。
近来关于就业的话题说得多了,心情总有些沉重,今天说点轻松的。当前的孩子们面临巨大的就业压力,而且很多人都说拿外国人做榜样和例子都不符合国情,姑且来看看咱们国家古代的优秀学子们是怎样就业的,以古为鉴毕竟不是什么坏事。
第一类  官宦仕途型
众所周之,科举是古代社会选拔人才的考试。过去人们习惯于把高考和科举相比较,现在看来,时下大热的公务员考试似乎更为相近。中国人“学而优则仕”的观念根深蒂固,即便近日,很多读书人仍然把进入仕途当成最为理想的出路,更不要说在封建社会了。正是这种原因,我们所列举的“仕途型”就业代表便数不胜数,仅做官做到丞相这样职位的就不计其数。像房玄龄、狄仁杰、寇准、司马光、王安石、文天祥、张居正、索额图我们这些熟悉而又如雷贯耳的名字都是这其中的优秀代表。
依我看来,古人云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实际上是个障眼法,确切地说来应该是“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在封建社会,通过读书中举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并且一旦中举都能混上个一官半职,我们可以称之“包分配”。大家还都听说过“十年清知府,万两雪花银”的故事,这么一条既光鲜又稳当还赚钱的出路肯定是无数优秀学子的首选之路了。
顺便说一句,今天的学子倘若能有幸谋得公职,无论是职业前景还是稳定收入都会惹来旁人的无比艳羡,如果干得顺风顺水,未来做官似乎也是必然,于是公务员考试中千军万马磨刀霍霍抢芝麻也就不难理解了。
第二类  自主创业型
自主创业并不是近年来才出现的事儿,早在数百年前的封建社会便出现了许多杰出的创业代表人物,他们排除万难,克服官府的压榨,成就了自己的“商业王朝”。但是在封建社会重农轻商的大背景下,这些商业富豪们的结局都颇为凄凉,不是被充军发配就是被罚没家产,但他们对中国社会经济生产所作出的贡献终究是不可埋没的。在自主创业型的代表里我给分出了两个小类别:一种是家境富有,弃学从商的,代表人物是沈万三、乔致庸;一种是家境贫寒,从学徒做起并最终走上大富大贵道路,比如名闻天下的胡光墉。
沈万三和乔致庸这两个人大家不陌生,都曾经在影视剧作品中出现。这两个人有个共同点,沈万三出生在元末发迹于明初,乔致庸出生于清嘉庆末年,敢情这哥俩都出生在乱世。再把这二位取得的商业成就拿出来一看,我们就不得不佩服了。那么他们为什么能成功?或许电视剧《乔家大院》里的一句台词很能说明问题:咱们做生意的,要把名声和信誉放在第一位,你就算用那些鸡鸣狗盗的办法斗倒了乔家,也败坏了我们的名声,到时候谁还敢跟我们达盛昌做生意?
和前边两位不同,胡光墉(字雪岩)没怎么读过书,更没有老辈儿留下来的万贯家财。他从学徒做起,工作勤勤恳恳,颇得老板赏识。后来胡光墉的老板离世,无后的老板临终前便把家业赠给了胡光墉,打这起胡光墉才走上了发达之路。您或许以为这哥们儿运气太好了,但我们仔细想想,如果不是胡光墉工作勤恳、卖力,老板又怎么会把万贯家财赠与给他呢?所以,勤奋和踏实还是做人的根本,只是还需要那么一点点运气。
这个也补充一句,如今是商业社会,经济大环境下各路人马都可以一显身手,政府也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有能力和兴趣的人可以施展拳脚闯荡一番。但作为过来人,还是要提个醒:大学生创业十个有九个会最终失败,就算不是大学生,任何人创业都会大多以失败告终,只是坚持得时间或长或短的问题;但最终能够有所作为的无非是这么几类人:有恒心肯坚持的、有智慧够聪明的、有背景不缺钱的和有运气遇贵人的。大学生还是应该知道一些创业的巨大风险,否则很可能没有创业成功却背上大笔债务,前景更加暗淡。
第三类  无业游民型
封建社会的官场黑暗人人尽知,所以怀才不遇进而沦落得穷困潦倒的文人不胜枚举。在那个年代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更没有作家协会给这些仕途无望又没本钱做生意的文人过活,于是便出现来像吴承恩、徐渭、吴敬梓这样的“无业游民”。他们的文学、艺术造诣毋庸置疑,但在求职的道路上却屡屡碰壁,穷困一生,辉煌成就也只能留给后人欣赏,真真可怜又可悲。
看看这仨人的履历表我们发现,徐渭四十岁中举人,吴承恩也是四十岁才补得一个岁贡生,吴敬梓更是因为生病、没有盘缠连续错过了科举考试,看来这哥仨都是科举制度面前的失意者。他们中间最为传奇的算是徐渭,这位仁兄甚至产生了自杀情绪,写成《自为墓志铭》,并且“引巨锥刺耳,深数寸;又以椎碎肾囊,皆不死”,让人毛骨悚然。另有小道消息,《金瓶梅》居然也是出自徐渭之手,果真奇人。
看来无业游民并不是自愿所为,实在是时代弄人、造化弄人,吴承恩、徐渭、吴敬梓以及我们未提及的“无业游民们”实际上是封建科举制度的受害者,他们生前潦倒生后香,给后人留下来宝贵的文化财富,也更加值得我们尊敬。
现在的孩子们自然基本上大多不用愁吃不上饭,但生活成本都很高,要想长期像上述古人一样待业在家然后潜心做学问恐怕不够现实,所以现在的学生一定不能在潦倒中祈求万古流芳,因为不需要多久就一定主动背叛自己的理想,开始为生计发愁。在奋斗中前进,在前进中总结,不妨在成功的时候写本书激励一下那些刚刚走出学校的人,也算是功德一件。
第四类  频繁跳槽型
现在的职场有句话:跳并快乐着。这是每个职场人的梦想,通过跳槽来改变自己的收入、前途更是当下每个职场人牵肠挂肚的。但跳槽这事儿大多发生在经济环境好的时候,碰到个经济危机跳槽恐怕还是要三思而后行。我在这里挑选的频繁跳槽型人物代表都来自唐朝盛世,李白、杜甫、白居易。他们三人都曾入职官场,但仕途坎坷,其间频繁离职换岗,一腔爱国之情无从释放,进而转为吟诗作赋,倒也自在快活。“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经过几多坎坷,他们最终找到一条释怀之路,并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实要说的更加久远一些的话,孔子也算是跳槽型人才的杰出代表。
在职场压力和仕途坎坷面前,他们顺时忧国忧民,逆时借江河抒情,虽称不上鞠躬尽瘁,但也堪称心系天下。他们的跳槽寄托着理想和抱负,也为的是不肯与当时的权贵和达人同流合污。无论怎样,这些频繁主动跳槽的古人还是少数,毕竟要真的心安理得地跳槽,自身具备过人的才学与自信是必须的,还得有一样:胆识。
对于时下的职场人来说,除了努力工作,如何解决好跳槽过程中的压力也颇为重要。前些天听广播说调查表明当下中国人跳槽的时候收入增加幅度平均超过了60%,我不知道这个调查是否真实可信,但还是希望“跳并快乐着”的年轻人们能够实现这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