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大学成人教育:叶铁桥:一所医学院院长的18封“公开信”(中国青年报 2011-9-30)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09/17 04:10:13

一所医学院院长的18封“公开信”

本报记者 叶铁桥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9月30日   07 版) 成都医学院的新校区建设2006年就开始启动,但直到今天还没完全完工。
本报记者  叶铁桥摄

    核心提示

    作为师职转业干部竟走上上访之路,成都医学院院长王亮军不禁感慨万千。

    3年前,他实名举报该院党委书记在新校区建设中的一些问题;1年前,他在网上公开举报。

    但他的举报却始终得不到有效反馈。举报究竟卡在哪里?

    以“王亮军”为关键词在网络上搜索,“成都医学院王亮军院长带领师生揭黑幕反腐败”、“成都医学院王亮军院长揭露新校区建设黑幕”等网帖随处可见。

    从2010年9月13日开始,这些网帖就在论坛和博客中广为扩散,且有新闻媒体予以报道。成都医学院院长王亮军也早在网帖刚刚出现时就证实,这些帖子中的内容确实出自他手。他在这些文章中实名举报成都医学院党委书记冯有明等人存在非法融资、挪用公款、违规招标、私调工资档次、学术造假等问题。

    但除有传言称近期将对成都医学院领导班子作出调整外,对于王亮军的举报,上级部门至今无正式答复。

    新校区建设严重滞后,成本增加数亿元

    9月22日,在成都市新都区的成都医学院新校区,工人们正把四季青等绿化植物成排种下,以让这个新校区尽快完工,投入使用。

    目前,成都医学院的新都校区虽然已经入住了1000余名学生,校园内的住宿楼、教学楼等主体建筑也已完工,但仍有室内体育场等建筑及校园绿化等工程未能完工。

    成都医学院新都校区2005年即已办好相关手续,原计划在2006年10月开工,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直到2009年3月才正式开工建设。而此时,由于建筑原材料的大幅涨价,新校区一期工程的建设总造价比2006年上涨了数亿元。无奈之下,成都医学院只好延缓了部分工程的建设。

    令成都医学院教职工不解的是,西南石油大学新都校区和四川音乐学院新都校区跟成都医学院新都校区隔路相望,两校拿地时间也在成都医学院前后,却都在短短两三年内建设完工,投入使用。

    更令教职工恼火的是,他们对新校区的另一个期待——教工住宅,至今也没见到踪影。早在2005年,学校就与新都区政府谈好了价格,以每亩35万元的价格拿到200亩地,规划在这块地上建教工住宅。2006年,学校教职工集资2800万元,用于住宅的征地和建设。

    然而,6年过去了,这块地却没能拿下来。目前,这里的地价由每亩35万元蹿到了四五百万元。新校区周边的房价也由每平方米1500元涨到了四五千元。眼看着周边其他高校的教职工欢天喜地搬进了新居,而自己的集资款像打了水漂一般没有着落,成都医学院不少教职工几年来不停地在在追问:究竟为什么新校区建设速度这么慢?兄弟院校教职工住宅建得一帆风顺,成都医学院早就集了资,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看到房子的影子?

    如果不是因为2010年9月9日晚的一篇“院长通告”,这样的追问也许还要延续很久。这天晚上,一篇由王亮军发出的“院长通告”出现在校园内部办公网上,全校教职工才突然明白了一些内情。

    “院长通告”要揭新校区建设黑幕

    成都医学院一位教师说,“院长通告”出现得很突然,9月9日晚上,他并没有看到这篇文章。第二天一上班,发现同事们都在议论此事,说院长发“公开信”了,解开了新校区建设的内幕,他这才急切地凑过去看到了这篇近5000字的长文。

    这篇“院长通告”题为《新校区建设近期情况》,文章开篇写道:“最近,校园内很热闹。网络上下,不少人在议论新校区建设发生的一些事。有的清楚,有的迷惑。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大家?告诉了,是不是‘破坏团结’‘破坏稳定’?”

    王亮军在文中自问自答道:“关于校务公开的内容,上级要求:除法律法规确定必须保密的事项外,学校各项管理的决策过程、结果,都应公开,特别是群众关注的热点问题,更要及时公开。”

    文章分为两部分,但教职工最关注的是文中写的这样一点——“谁在阻碍新校区建设”。

    他们惊讶地看到,院长在文中对党委书记直接指控:“第一任指挥长(李昌荣)在任期间,工作进展顺利,原计划2006年10月动工。2006年6月,第二任指挥长(冯有明)上任后提出聘请一家项目管理单位全程负责新校区建设,党委会研究未同意他的意见就一年半不动工。”

    与此同时,王亮军还在文中揭开了其他一些“内幕”,比如四川省内其他高校新校区建设都是由校长担任指挥长,成都医学院却一度由党委书记担任指挥长;党委书记不再担任指挥长后,又提出新校区建设管理体制实行指挥长负责制,指挥长直接向党委而不是校长负责;换了几任指挥长后,2010年6月22日,“校党委书记冯有明同志未经我同意,在常委会上研究调整新校区建设指挥长,在我有事离会的情况下,要求每名常委表态,强行决定纪委书记郭晋同志任新校区建设指挥长。”

    王亮军同时指控郭晋在担任新校区建设指挥长后不维护学校利益,存在同意多交报建费和多支付工程款等问题。并表示,他已在2010年8月30日召开的校务会议上作出决定:解除郭晋同志新校区建设指挥长职务,终止其在指挥部的行政管理职权和经费审批权。

    “新校区建设依法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也就是说,是在郭晋被免除指挥长职务后,王亮军亲自主持指挥部工作。他说,他提议郝明副院长任指挥长,但校党委常委会不研究。

    这份“院长通告”在成都医学院掀起了轩然大波。但让教职工没有想到的是,2010年9月10日教师节这天,又一份“院长通告”出现在了学校的内部办公网上。

    这份再次落款为“王亮军”的近3000字文章标题为《对重大经济损失必须追查》。教职工一看才发现,这篇文章的内容主要引自一份他们从不知晓的调查报告——四川汇韬律师事务所的调查报告。

    这份“院长通告”称,2008年年底,学校新校区一期工程招标发生严重问题,2009年3月,校纪委聘请四川汇韬律师事务所担任专项法律顾问进行调查,该所经过两个多月的调研,写出了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新校区建设过程中出现了重大问题。

    第二篇“院长通告”大幅引用这份调查报告称,2008年年底,新校区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重大问题,包括一期工程6个标段有3个明显遭围标,大部分材料的控制价高于市场价,导致学院可能损失达数千万元,“不言而喻,从内控层面上讲,这与贵院相关部门及具体的工作人员是有关联性的。”

    在这份“院长通告”中,王亮军再次指控称:“由于党委书记不表态、不研究,纪委书记不再组织调查,致使有关责任人至今逍遥法外,学校遭受上千万元的经济损失,连个说法也没有。”并且称:“四年来,对新校区建设中发生的违规违纪问题,校党委从未研究。”他呼吁“无论是失误、渎职,还是别有原因,总要对广大教工有个交代”,同时呼吁学校教职员工“支持正义的力量打黑驱邪”。

    在教职工眼中,这两份“院长通告”就是两封“公开信”。院长如此指名道姓地向全校教职工公开指控党委书记等校领导存在违纪等问题的行为,让他们瞠目结舌。

    由反映问题到实名举报

    在成都医学院,校长与书记有矛盾在近几年已经成了学校教职工人所共知的事情。

    王亮军说,此前跟冯有明虽然有矛盾和摩擦,但他都能容忍。然而,在新校区的建设上,两人却经常出现重大分歧。真正让他走上反映问题乃至举报之路的,是2007年11月1日党委常委会上发生的一件事。

    王亮军说,普通高校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他作为学校的法定代表人,理所当然应对新校区建设负责,四川省内同类高校如成都中医药大学、泸州医学院、川北医学院都是由校长任新校区建设指挥长,但成都医学院新校区建设的第一任指挥长是副院长李昌荣,第二任指挥长是党委书记冯有明。校党委还决定,新校区建设实行指挥长负责制,指挥长直接向党委负责。

    “新校区建设指挥部不对我负责,出了问题我作为学校法(定代表)人却必须担责,所以,我对新校区建设过程中的重大事项特别在意。”王亮军说。

    王亮军称,冯有明在2006年6月担任指挥长后,提出聘请一家项目管理公司全程负责新校区的建设,这一提议两次在党委常委会上被否决,“我们都认为不妥,新校区建设如果脱离了学校的管理,出了问题谁负责,谁能负得起责?再说,学校有管理新校区建设的能力,何必再花巨资外聘公司进行管理?”

    他说,正因为此事一直拖而未决,新校区的建设也停滞不前,这正是他指称的“党委会研究未同意他(冯有明)的意见就一年半不动工”。

    王亮军称,2007年11月1日,在党委常委会上,冯有明突然再次提出,要求聘请项目管理单位全程负责新校区建设。

    “8个常委,加上冯有明4个表示同意,1个弃权,3个反对。虽然党委常委会在讨论决定重大事项时是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作决定,但党章也规定,如果重大事项发生争论,双方人数接近,就应当暂缓作出决定,等进一步分析论证后再提交党委常委会作决定。”

    王亮军说,在他当场提出异议的情况下,冯有明依然表示通过表决,写入会议纪要。

    他表示,对这种违反组织原则的行为坚决不能接受,因此亲自前往四川省委教育工委,要求纠正成都医学院党委常委会作出的这个决议,“这个时候,我还只是反映情况,并未举报”。

    后来,在四川省委教育工委有关领导的努力下,这次党委常委会上作出的外聘项目管理单位的决议没有执行。2008年1月,冯有明也不再担任新校区建设指挥长一职,指挥长仍由李昌荣继任。

    然而,在2008年年底,新校区6个标段中有3个标段出现“围标、串标”的现象后,王亮军结合此前所掌握的情况,认为冯有明等校领导在新校区建设过程中存在违规违纪的行为,于是从2009年2月起开始向四川省教育厅纪检部门、四川省纪委、省委组织部等实名举报新校区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院长高调公开举报,书记不公开回应

    但真正让此事产生重大社会反响的,还是2010年9月中旬两篇“院长通告”被转贴到外网之后。

    王亮军说,其实9月9日发的那篇“院长通告”早在一周前就已经写好,并且请了学校七八个熟悉内情的教职工看过,“已经改得滴水不漏了”。

    这篇“院长通告”,他原本想在校内会议上讲,以此让学校广大教职工了解学校内情。然而,2010年9月9日这天,学校临时召开的一次党委、纪委委员全会却让他怒不可遏,决定将这篇文章发到校内办公网上,以此“揭开盖子”。

    自2010年8月30日王亮军亲自主持指挥部工作后,他在新校区建设上开展工作的主要助手是学校纪检处长荣立和与基建处副处长林丽。然而,9月9日这天的党委、纪委全会上,一个名为“党委纪检小组”的调查组却抛出一份调查报告,认定林丽等人在新校区某些标段的“外墙砖采购”上存在问题,要求严处。

    王亮军在会上驳斥了这份报告,认为调查组的成立和调查过程多处违反组织程序。会后,他越想越气愤:“如果我再不站出来说话,正直的、真正在干事的同志就要遭殃了。”他咨询校内有关人士,当得知学校校内办公网仅学校教职工有阅读权限,学生们看不到后,当晚9时左右,他就把这篇早已写好的文章以“院长通告001号”的形式发了出去。

    “那时候我并非没有考虑后果,但是学校新校区建设停滞这么多年,学校损失这么大,我觉得有必要将这些公开,让广大教职工了解内情。”王亮军说,发布之前,他详细学习了教育部等部门发出的关于校务公开的文件,又找到中央领导关于这些方面的讲话,“我觉得这种做法是符合中央精神的,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如果不揭开盖子,把新校区建设的来龙去脉和里面的问题说清楚,让广大教职工了解学校事务,参与学校规范管理,可能还会出事。”

    同时,他强烈否认举报和发“院长通告”是为了跟党委书记争权夺利,他坚持认为自己是在跟“违法乱纪作斗争”。“我应在2011年5月退休,如果是为了争权夺利,为什么要在离到点只有几个月的时候才作出这样的举动”。

    他说,发出这些通告的时候,他唯一担心的是,这些内容会不会被传到外网上,从而影响学校的声誉。不料,这种担忧很快就成为现实。

    2010年9月13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学校办公楼堵住了他,说看到天涯论坛上的帖子,问帖子内容是不是他写的。他这才知道,他的“院长通告”已经被人转到外网且成为热议的对象。他的实名举报也由此变成了公开举报。

    变成公开举报后,王亮军说,他并未遭遇多少压力,虽然四川省教育主管部门领导对他提出批评,认为这种做法影响团结,并且对他用“院长通告”发文的方式提出异议,认为发“院长通告”须经组织同意。王亮军对此予以据理力争,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处分。

    然而,他的举报也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反馈。原本期待在事件公开后上级有关部门会来调查、很快会有结果的王亮军在等了半年未看到动静后,从2011年3月21日起,又陆续在成都医学院内部办公网上发表了16篇被教师们视为“公开信”的文章。这一次,他把这些材料以“王亮军会议发言材料”的形式发表,“因为这些材料我在各种会上都讲过”,再次对包括冯有明在内的多名同事提出指控,内容包括非法融资、挪用公款、违规招标、私调工资档次、学术造假等。甚至提出了“谁监管高校党委书记”、“四川高校党管干部为什么这样难”的反思,并且建议向江苏、湖南等省学习,制定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的实施细则。

    这些文章每一发表,即被转到外网,在多个中文论坛里引发了热议。成都医学院一些教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他们也参与了转帖和评论,以此表达对新校区建设和教工住宅建设出现问题的不满。

    然而,与王亮军的高调公开举报相对应的是,上级部门虽然多次纠正了学校的一些错误做法,却始终没有对他的举报作出有效反馈,他点名指控的对象——党委书记冯有明和纪委书记郭晋,也从未通过公开的途径对他的指控内容作出实质性解释或说明。

    9月2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拨通了冯有明的电话,他声称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问:“王亮军院长对你公开提出指控,说你违法乱纪,你不作回应吗?”冯有明称:“领导干部有意见,应当通过组织渠道向上反映。大家都在网上搞的话,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他还称:“王院长有他自己的风格,我也有我的风格,我是通过组织的渠道向上反映,不通过媒体来解决”。   

相关文章:
 新校区建设三大乱象
公安局已立案调查


新校区建设三大乱象

本报记者 叶铁桥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9月30日   07 版)

    近年来,随着高校的迅速扩张,大学新校区建设到处开花。由于管理失范和监管缺位等原因,一些乱象频频发生。

    在成都医学院新都校区的建设过程中,也出现了种种乱象。究其原因,用王亮军的话说,“新校区建设是块大肥肉,很多人盯着”。

    “皮包公司”

    2004年8月,成都医学院被移交四川后,学校就开始讨论新校区的建设问题。这时,一个叫成都鑫宏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悄然浮现。

    成都医学院院办2004年发出的14号文件是一份《授权委托书》,该文件载明:“为使学院在较短时间内迅速发展,特授权委托‘成都鑫宏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权负责完成学院的引资买地修建任务。”

    成都医学院2005年2月18日的一份材料显示,该院还曾向四川省教育厅请示,希望教育厅同意四川鑫澳实业开发有限公司投资扩建成都医学院。

    该材料显示,四川鑫澳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由成都鑫宏运管理有限公司与澳洲联成进出口有限公司联合成立。

    该文件上,有“冯有明同意”的字样,并附有“融资合同”。

    另一份落款时间为2005年6月13日的贷款申请书显示,“成都医学院向澳大利亚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期贷款3000万美元。”这份申请书右上角有副院长李昌荣的签字:“请示书记同意”。

    由此可见,成都医学院新校区建设还未开始,就已经出现了种种使人眼花缭乱的“运作”。王亮军说,“此间所发生的很多事情,包括授权成都鑫宏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引资买地等重大事项,都没有上过党委常委会研究。”

    然而,2011年6月,有媒体调阅相关工商资料发现:“成都鑫宏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18日。经营范围为投资信息咨询及策划(不含金融、证券);销售、建材、五金交电;注册资金50万元人民币,注册地点为成都市天回乡土门村一组。”该媒体记者在注册地点未能找到该公司。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2010年7月7日刊载于《四川法制报》上的一则《人民法院公告》上看到,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称,有人告该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因你单位下落不明”,只好通过报纸“公告送达”。

    王亮军表示,成都鑫宏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该公司拿着成都医学院的授权委托书,以及伪造的四川省教育厅同意成都医学院通过向成都鑫宏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贷款进行学校新校区建设批复件向外借款不还,目前已经被公安机关调查,“万幸的是,新校区的建设没有被这个‘皮包公司’掌控,否则还不知要出多大的问题”。

    围标和串标

    王亮军称,由于党委常委会不同意冯有明提出的外聘管理单位全程负责新校区建设的建议,致使新校区一年半未动工。

    2008年11月,新校区建设工作在长时间停滞后终于启动对外招标,一期工程分6个标段对外招标。

    根据普通建筑的招投标规则,投标报价正常情况下应向下浮15%靠拢。比如一栋建筑造价为1000万元,投标报价大多接近850万元。那么,就应当是经审核后符合投标资质的企业出价越接近850万元,越有可能中标。

    然而,成都医学院的这次招投标,其中的两个标段竞争企业的下浮幅度出乎意料的少,如二标段最高仅下浮2.82%,五标段最高仅下浮3.5%。稍有招投标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有明显的“围标、串标”嫌疑。

    更值得注意的是,二、五标段中标候选人的投标文件中不仅多处基本一致,其中有八处单项报价小数点后两位数也完全一致,七个段落文字叙述也完全一致,有的甚至连错别字都相同。

    四川省发改委有工作人员告诉王亮军,可以判定这两个标段一定存在围标的问题。

    王亮军称,更大的问题在于,二标段中标单位“厦门中联”在报名初审时,初审人员发现其存在造假嫌疑而拒收资料,在报名的最后阶段,却被指挥部有关领导要求接收这家单位的报名资料,初审人员拒不签字,但指挥部领导仍将“厦门中联”接收并顺利作为第一中标候选人。

    成都医学院纪委在2009年3月聘请的专项法律顾问——四川汇韬律师事务所在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后,也在调查报告中认为这次招投标“可以说有明显的围标、串标嫌疑”。

    该调查报告表示:“6个标段,3个出问题,不言而喻,从内控层面上讲,这与贵院相关部门及具体的工作人员是有关联性的。”并且提醒成都医学院:“新校区建设,于党纪、法纪,都是‘天大的事’。”

    王亮军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如果内部没有问题,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招投标问题。他表示,在问题出现后,他多次带领纪检处、基建处的工作人员向有关部门反映,直至向四川省纪委书记汇报,经过不懈努力,在四川省一些坚持原则、坚持正义的领导的支持下,才终于在2009年8月纠正了错误的评标结果,重新组织了招投标,为学校挽回了巨额经济损失。

    控制价虚高

    成都医学院的招投标,还出现了报价的猫儿腻。

    四川汇韬律师事务所的调查报告显示,成都医学院对新校区一期工程的6个标段给出了控制价,投标人投标时一次性包干报价的材料有491种。

    然而,491种材料中,仅有42种明确了品牌,有449种材料未明确品牌。对这些未明确品牌的材料,成都医学院有关部门表示结算价格以中标人投标时的报价为准,结算时不能调整。

    这里面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于,未明确品牌的这些材料,控制价要明显高于市场价格。比如一台实验楼的变压器控制价定为每台20.568万元,而投标人报价为每台16.5万元;学生公寓热水器既未明确品牌也未明确规格,控制价定为每台2880元,而投标人报价仅为每台550元。

    调查报告还称,新校区同种使用功能的建筑,控制价单价差异大。如有两栋学生宿舍楼造价为每平方米1734元,另一栋学生宿舍楼造价为每平方米2064元,但又有两栋学生宿舍楼造价为每平方米2004元。“仅此一项,贵院就增加上千万元的建设成本”。

    调查报告表示:“为维护贵院合法权益,节约、降低新校区建设成本,建议贵院另行委托专业中介机构,针对清单控制价存在的材料品牌不明确、控制价单价差异大等问题,进行审查、纠偏,这也是有效维护贵院权利的最佳途径。”

    王亮军说,新校区建设投资巨大,稍有猫儿腻就有可能导致重大损失,问题在于,有经济利益在,就会有人趋之若鹜。“成都医学院新校区建设中出现的问题,也足以成为其他学校的借鉴。”

    王亮军表示,成都医学院的问题值得各方面反思。他认为,健全高校民主管理制度和完善监管体系是预防惩治腐败的根本。他同时建议,应扩大党内民主,强化党委全会的职能,发挥党委集体领导的作用,书记、校长都不能一人专断;要强化校内民主,扩大教代会主席团、教授委员会的职能;要完善监管机制,重在监管党政两个一把手。上级主管部门要认真履行监管职责,及时查处违规违纪问题。

 

公安局已立案调查

本报记者 叶铁桥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9月30日   07 版)

    成都医学院新校区一侧的这片土地本用来建教工住宅,学校教职工也于2006年集资,但直到今天,这片土地仍然一片荒芜。本报记者  叶铁桥摄

    院长公开实名举报党委书记却长时间没有处理结果,也对成都医学院的发展造成了影响。该校一位教授说,此事迟迟得不到处理,虽然没有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科研秩序,但也使得学院教职员工心思安定不下来,“没有心思来开展正常的工作”。

    更难受的是学院行政部门的职员,他们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王亮军在第一篇“院长通告”中写道,他主持新校区建设校务会议,研究决定新校区建设中的重要事项。“会后要求院办秘书尽快写好会议纪要。可是冯书记却严令院办秘书‘绝对不能写纪要’,使院办秘书、主任很为难,只好关闭手机去医院看病”。

    王亮军对举报途径不畅通和举报迟迟得不到处理也很伤感,他这样描述自己的上访之路:“2007年年底,我首次向省教工委书记书面汇报了党委书记冯有明同志非法融资等问题,得不到回音。2008年2月,我决心不顾个人安危举报违规招投标问题。2月18日,我向省教工委领导递交了遗书,表达了和涉黑势力决战到底的决心。可是教工委书记太忙,无暇与我见面,只批示让副书记找我谈谈。2月19日,我第一次去省纪委举报,因无证件被门卫阻止入内。伫立在凛冽的寒风中,想到自己当兵36年,作为师职转业干部竟走上上访之路,不禁感慨万千。”

    成都医学院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也认为,学院院长公开举报党委书记有违纪行为,两人都是正厅级干部,即使没有做调查,这样的实名公开举报无论如何都说明了班子成员已出现重大分歧,不可能再一起团结合作推动学校发展,“不知为何也迟迟未对学校领导作出调整。”

    另外,王亮军本应在2011年5月退休,但目前仍未作出调整,有学院教师将之视为积极的信号,认为王亮军的工作受到了肯定。

    记者近日获悉,从2010年年底开始,成都金牛区公安分局已对成都医学院新校区建设中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已立案基本查清非法融资、伪造公文等问题。

    记者同时了解到,2011年5月,四川省审计厅也对王亮军、冯有明、郭晋、李昌荣、周光明等成都医学院五名常委进行了审计,目前已形成了初步的审计报告,里面多处提及冯有明、郭晋、李昌荣等人对“擅自授权企业引资”、“违规授权集资”、小金库等问题“应承担直接责任”、“领导责任”、“主管责任”等。

 http://zqb.cyol.com/html/2011-09/30/nw.D110000zgqnb_20110930_1-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