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大学昭文馆:性感丝袜史(组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09/24 01:48:27

性感丝袜史(组图)  

2007-05-08 12:2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当大腿不能明目张胆地革命时,就要有丝袜做掩护,采取迂回的灵活的游击战术,把大腿彻底解放出来,使女人的腿成为视觉中心,让那些封建卫道士陷于人民群众大腿的汪洋大海中,这就是这场革命的精髓。


前丝袜时代的情欲档案

奇怪的是,中国人独霸丝业2000年,发明了丝衣丝裳,却没发明丝袜,只有裹脚布。中国的养蚕术,在6世纪时被两个洋和尚偷走,像007那样,他们把蚕卵藏在拐棍里,不远万里运到欧洲,西班牙人首先造出了丝袜,从此告别了毛腿时代。

16世纪,法国宫廷及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对西班牙长筒丝袜的迷恋几近疯狂,其中以红色、橙色、紫色为上品。但事实上,丝袜的使用者主要是她们的丈夫和情人。

那时一个标准阿飞的打扮是:艳丽的膨松短裤、最新潮的长筒丝袜(有时露出缎带蝴蝶结固定的袜口)和锃光瓦亮的高跟鞋,脸上还抹着厚厚的雪花膏、涂着胭脂口红,后来曾流行过杂色长袜,两条腿颜色相异,五颜六色的。真所谓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16世纪,为不让那些忙于编袜子的女教众们专心礼拜,英格兰的一位牧师发明了一种机械编织机。这个机器成了英国国宝,任何想把它偷到国外的人,都将被处以极刑。鲜血染红了编织机,亡命徒们还是带着它乘着五月花号来到了美洲大陆。

18世纪,著名英国文学家约翰逊(Samuel·Johnson)是信史上第一个恋袜狂。他的12行诗专为丝袜而写,其中一句相当露骨:The silk stockings and white bosom sofa ctrese sex cite my amorous propensities.意思说丝袜引人食指大动、情欲相随。


一战后,一个摩登时代到来,由于成衣的普及,时尚不再是上流社会的特权,下层妇女们纷纷起来闹革命。女人的下半身衣裙开始了缩水运动,以前的曳地长裙开始向大腿方向退潮。

1937年,杜邦公司的化学师卡罗瑟斯偶然发现:煤焦油、空气与水的混合物高温融化后能拉出一种像拔丝土豆那样坚硬、耐磨、纤细柔韧的细丝。这就是尼龙。尼龙的诞生击溃了当时横行一时的日本真丝出口业。

此君后来又发明了合成橡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美军大量使用,一为越野车轮胎,一为女人丝袜,前者征服了沙漠之狐隆美尔、后者征服了整个世界的男人心。1937年,为了庆祝伟大的尼龙投入工业生产,卡罗瑟斯特地去郊外划船,落水遇难身亡,享年41岁。

为推销尼龙丝袜,杜邦命令公司里的女秘书们每天穿丝袜上班,很快,该公司男员工们成了世界上第一批为丝袜流鼻血的人。巨大的广告效应和口耳相传的舆论造势之下,1940年5月5日第一批2美元一双的尼龙丝袜上市后,在短短一天中72000双被抢购一空。这种深色半透明的东西把整个美国裹了起来。从那时起,丝袜成了Q博士发明的新性感手枪,成了好莱坞女星们屡试不爽的“杀人”工具之一。

就连后来的时尚之母夏奈尔都制定了铁律:不要不穿袜子就出门,不要不戴帽子就出门。那时一双玻璃丝袜要比一顿奢华的法国大餐还要昂贵!不出1年,整个世界为尼龙颠倒不已,街头巷角传唱《尼龙之花常开》之歌。


不久二战爆发。尼龙被列为军需品,丝袜生产陷入瘫痪。1942年,尼龙丝袜开始限量发售。此时,日本的真丝袜又开始在美国市场占了上风。珍珠港事件后,一双丝袜的黑市价格已卖到3000—4000美元。这对当时的女人来说无异于另一场经济危机。丝袜恐慌开始蔓延,没钱的女人只好用眉笔在腿上画出丝袜的条纹应急。二战期间一次调查女人最想要什么,2/3的女人选择了“尼龙丝袜”,只有1/3选择“男人”。可见男人是奢侈品,而丝袜是必需品。

对美国女人来说,最黑暗的时期莫过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那段日子。当时,美国开始抵制日货,当时的日货主要是丝货。日本生丝85%销往美国,占美国输入日货的大半,其中尤以丝袜为主。美国各大学女生只好唯心地发誓不穿丝袜,而代之以棉袜。学校纷纷举行仪式,女生们一脸肃穆,由礼堂排队而出,手中各执一只丝袜,扔入垃圾桶里,脸上犹有泪痕。而男生们也保证绝不与穿丝袜之女生跳舞。

二战后,尼龙终于恢复生产,女人们兴高采烈地排长队抢购尼龙丝袜,“求袜若渴”的女人买到了尼龙丝袜后,等不及回家,干脆坐在马路边,露出雪白大腿当众换上,一时肉色撩人,风情万种,鼻血飞溅。

今天的女性不再为弄到一双丝袜而去跟飞行员打情骂俏,一双丝袜紧绷着的大腿,半推半就地勾引着男人的目光。

丝袜革命后,沉寂千年的女人的美腿开始走上历史舞台,进入20世纪70年代,杜邦公司发明了革命性的莱卡。莱卡又叫氨纶,弹性是原来的4—7倍。莱卡丝袜,与肌肤的紧密程度前所未有,表现出不同的质感,并超越了季节局限,更光滑、柔软、贴身且平整如新,甚至修正了女人的腿部曲线。

莱卡丝袜的诞生直接导致的连锁反应就是迷你裙的横行。玛莉·布郎在上个世纪50年代发明迷你裙,随着迷幻文化的滥觞,满街游荡的女孩们都穿只到大腿上部、仅有装饰作用的短裙。迷你裙的盛行又使连裤袜应运而生。长筒丝袜与内裤结合在一起,丝袜终于将女人的下半身一网打尽,更迷你裙无“走光”的后顾之忧了。直到今天,连裤袜也是丝袜市场中的主力军。不用杜邦软磨硬泡,在办公室中穿丝袜,已经成为白领女性的礼仪。

最近,东京一家公司推出了一款“真空丝袜”,只要携带一瓶气溶胶,女士们就可以随时随地在腿上喷一层丝袜,薄厚随心,并可以选择各种颜色,也许,这会成为丝袜的终结者?在未来,不光是丝袜,甚至我们的衣服也都装在一瓶小罐里,而我们会成为立邦漆广告里的一堵影壁墙。

丝袜——从女人的裙裾开始提高的那刻起——就成了女人的莫逆之交。丝袜之于女人的腿如同粉底之于面孔,肉色的丝袜是淡妆,让肌肤光滑、肤色均匀健康,彩色的丝袜是浓妆,让女人扮出另一种风情。

丝袜掩护,大腿出击

鲁迅说过,中国人的联想能力超凡,看见鞋就想到脚,想到脚就想到腿,想到腿就想到XXX。仔细想想,古人也够可怜,女人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不把男人的思想憋坏才怪。杨贵妃华清池里的红肚兜、茜茜公主维多利亚式束胸衣,玉山将倾,波涛汹涌,唯独大腿被罩在几大层蒸笼裙下。这一蒸就是5000年。

中国人对脚的迷恋达到了顶峰,裹脚布更成为登徒子们的收藏品。袜子对女人最大的恩惠,莫过于偷情。当年南唐后主李煜跟他那倾国倾城的小姨子那段香艳故事中,最令人热血澎湃的是小姨“彧袜下香阶,手提金缕鞋”的夜奔那幕。2004年版的偷情实录应该是这样的:只见她一只纤手提着高跟鞋,另一只高提裙角,露出穿着玻璃丝袜的大腿,一步一步,慢慢下楼,没等她“一晌偎人颤”“教君恣意怜”,我们已经狂了。今日之袜则如通货膨胀时的物价,扶摇上升,直抵大腿深处。

算起来,大腿因为受到了某个隐私部位的株连而常年不见天日。即使是开放的西方,女人的大腿也只能在红磨坊里粗俗的康康舞里撩起裙角时露出惊鸿一瞥。其实,裙子比起胸衣应该是最撩拨情欲的东西,像拦河大坝被严防死守的方寸之地让男人即使垂涎也未免过于露骨。而大腿则藏在衣裙下,记住它是中空的,那么多男人甘愿拜倒在石榴裙下,原因大概如此。梦露站在地铁通风口上的经典镜头,惹得橄榄球明星老公对她报以老拳,充满肉感和诱惑的双腿甚至比那些被遮盖的部位还要宝贵。

一个世纪以来,裙子被怀着各种目的人们肆意裁剪着,各种漂亮的大腿如冰山的一角在裙子深处破浪而出。到了20世纪70年代,人们甚至已经可以很方便地在墨尔本街头看到女人的屁股,因为那里的裙子已经短得像腰带了。

在这场关于大腿的情欲游戏中,丝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它是性感的铠甲、诱惑的帮凶和自由的利矛。如果我们回到1900年的欧洲街道,会看到女人拖着沉重的大裙艰难移动,我们不可能像民国时期的激进派拿着大剪刀咔嚓咔嚓两下割去那些累赘。

柏杨先生写道:“记得玻璃丝袜初流行时,我在重庆,一个女学生来访,蒙其告曰:‘玻璃丝袜是透明的,穿了跟没有穿一样。’言毕指其玉腿以证明之,不禁大惑——此惑至今未解。”

有什么不明白?要的就是这个穿了跟没穿一样的效果。即使从严格意义上讲,女人穿上丝袜,可以约等于穿上一条紧身长裤,虽然它透明如玻璃,如蝉翼,但是它毕竟覆盖住大腿,阻止了空气与肌肤的接触,从此只与风月相关而与风化无关。

我们可以将皇帝的外衣这个童话改一个字:皇后的外衣,也许能概括我们这一个多世纪来玩的这些把戏。

当大腿不能明目张胆地革命时,就要有丝袜做掩护,采取迂回的灵活的游击战术,把大腿彻底解放出来,使女人的腿成为视觉中心,让那些封建卫道士陷于人民群众大腿的汪洋大海中,这就是这场革命的精髓。


梦露非要借助地铁通风口才能一展美腿,未免做作且只能偶露峥嵘。中华民国初年旗袍在此历史转折点忽然大放异彩,进口丝袜的流行,淘汰了老式长裤,赋予旗袍的开衩以全新意义。大腿的开口处,若隐若现的大腿闪动丝质的光环,如变幻莫测的电影镜头,撩拨情欲。宋美龄访美期间,一天一件旗袍,中国女人的性感大腿如丘比特之箭深深插在了美国的心脏,一时援华汇款来了、飞虎队来了、原子弹也来了,旗袍居功至伟,丝袜更是与有荣焉。

张爱玲做小孩子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快快长到20岁,这样就能穿带网眼的丝袜,能擦鲜艳的口红。无他,从此可以做个狐狸精可也。

丝袜之于大腿本来就是一件多余之物,虽然它包裹大腿如此尽心尽力、严丝合缝。远不如暴露沟壑的乳罩那么直抒胸臆,但它俨然魔术师手中的道具,随时能变出活蹦乱跳的大白兔。

柏杨先生有《满庭芳》词曰:“提袜故伸大腿,娇滴滴,最断人肠。”君不见那些该死的妖精女人,马路上也好,吧台旁也好,楼梯口也好,单车上也好,众目睽睽之下也好,常半曲柳腰,将裙子轻掀,微翘玉腿,徐提长筒尼龙丝袜。

“呜呼,一条玉腿,从根到梢,全部出笼,姿态优美,曲线玲珑,男人怎么能正心诚意地当正人君子呢。”柏杨自此长叹做正人君子之难。

是啊,与其做个伪君子,何如做个真流氓?

在这方面,李敖同学做得很到位,他的确很流氓,流氓得纯粹,就是他屡屡说出男人的心里话。他曾在1990年代怅惘地怀念吊袜带的长筒袜,“吊袜带时代的女人,她们在内裤与丝袜之间,就是吊袜带发生作用那一段,大腿是裸露的。冬夜时分,与美女夜游,坐在车上,伸手去摸那一段大腿,虽约翰复生,亦将别著福音。”

连裤袜之恶就在不给人以机会,使男人失去了突袭的机会,还给女人以自主权,这袜子,没有女人的配合,你是拉不下来的。


丝袜与大腿的决战

当丝袜越来越性感,复杂的提花及精工蕾丝,生动的条纹和鱼网纹,甚至金属线和眩目的假钻彻底刺激肾上腺素,粉红、浅黄、暗绿,多种多样的色彩使人目不暇接,终于有一天,大腿发现,丝袜的不再只是它的附庸和装饰,已经独立门户,自成一家。丝袜就像神话故事里的面具一样,大腿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丝袜已经从性解放武器变成了另一种封建卫道士,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在健身房里穿着丝袜健身的女人,丝袜不止是女人的“第二肌肤”,它干脆取消了大腿的话语权,没有它的包裹,女人惊慌失措。

越来越多的男人已经被异化、俘虏、蛊惑,站在了丝袜的一边,女人反而成了丝袜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