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大学考研报名人数:闲读散记:丰子恺与缘缘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09/23 20:58:48

丰子恺是我国新文化运动的启蒙者之一,早在二十年代他就出版了《艺术概论》《音乐入门》《西洋名画巡礼》等著作,是我国现代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漫画家和翻译家,是一位多方面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解放后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美协上海分会主席、上海中国画院院长。丰子恺风格独特的漫画作品影响很大,深受人们的喜爱,他的作品内涵深刻,耐人寻味。在十年动乱期间,丰子恺遭受迫害,积郁成疾,于1975年不治而逝,享年78岁。我的最初接触丰子恺,那时大概还只有十七八岁,就正是从他的漫画开始的。丰子恺的漫画颇具特色,画中的人像大都五官不全。20世纪30年代初,上海《新闻报》曾有一篇评论就在标题上直接点明了这一特点,说《丰子恺画画不要脸》。据说丰子恺咋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怒不可遏。心想:我与作者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为何竟遭此辱骂?待看完全文,丰子恺发出了会心的微笑。原来文章是分析评论丰子恺画的画,人物脸部虽然大都没有眼睛鼻子,但却惟妙惟肖,极为传神。这篇评论也因其标题的巧妙而深受读者的欢迎和喜爱。

缘缘堂是丰子恺寓所的名字。说起这个寓所名,还颇有一番来历。早在1927年,丰子恺当时还寓居在上海江湾永义里。那年秋日的一天,他请云游经过上海暂居他处的老师弘一法师李叔同为其住所取名。弘一法师想出一妙法:让他在很多小方纸上,写上他自己所喜欢、并可互相搭配的文字,揉成小纸球,撒在释迦牟尼画像前的供桌上,然后抓阄。丰子恺随意抓了两个纸球,展开一看,都是“缘”字,于是他就将自己的寓所称作“缘缘堂”,并当即请弘一法师写了一幅横额,装裱后挂在永义里的寓所中。其实,早先的缘缘堂并没有厅堂,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名称,是丰子恺心目中一个“灵的存在”。以后,丰子恺每迁居哪里,横披便挂在哪里,一直到1933年在浙江故乡石门湾造成像样的宅院,才给缘缘堂赋予实实在在的形。丰子恺十分喜爱这幢他亲自设计的建筑,他把这幢居宅视作理想的安栖和创作之所,因此亲笔题写了“欣及旧栖”四字,雕嵌在前院朝东大门的门楣上。宅院落成后,鉴于原先弘一法师所写的横额太小,丰子恺又另请马一浮先生为其题额。马先生为他题写了“缘缘堂”三个大字,并附偈诗一首:“能缘所缘本一体,收入鸿蒙入双眦。画师观此悟无生,架屋安名聊寄耳。一色一香尽中道,即此某某非动止。不妨彩笔绘虚空,妙用皆从如幻起。”丰子恺对缘缘堂情有独钟,他在绘画的用纸和书信的用纸上也经常印有“缘缘堂画笺”和“缘缘堂信笺”等字样。19381月,缘缘堂被侵华日军炸毁。2月,流亡在江西萍乡的丰子恺得悉消息后,奋笔疾书《还我缘缘堂》《告缘缘堂在天之灵》《辞缘缘堂》等文章,愤怒斥责日本侵略军的残暴行径。抗日战争胜利后,丰子恺曾返回故乡凭吊毁于战火的缘缘堂,并画下了一幅残垣断壁的漫画,上题“昔年欢宴处,树高已三丈”,流露出内心深处对当年缘缘堂的无比怀念。
1984年,桐乡县人民政府在原址按原貌重建缘缘堂。丰子恺生前挚友、新加坡佛教总会副主席广洽法师为重建故居慷慨捐资。重建后的缘缘堂仍为砖木结构,保持原来高大、轩敞、明爽的特色,结构、布置乃至栽培的花木悉依原貌。青砖黑瓦,朱栏粉墙,具有深沉朴素之美。整个建筑由三楼三底的楼房和楼前小院及后院组成,总面积510平方米。从东边墙门进院,墙门里面上方“欣及旧栖”四个堆灰阳文大字,是根据当年丰子恺题书仿制复原,两扇大门百孔千洞,斑斑焦痕,这是从抗日炮火中抢救出来的原缘缘堂留下的唯一遗物,也是日本侵略军侵华罪行的铁证。小院正中花坛里栽着丰子恺喜爱的牵牛花,右边墙角处种有芭蕉数株。红绿相衬,恬静和谐。缘缘堂正厅在院中面南,门楣上悬挂着叶圣陶题写的“丰子恺故居”匾。厅中“缘缘堂”堂额照马一浮原迹复制。1985年以来,新缘缘堂成为旅游热点。国内及海外各种报刊都以大量篇幅介绍丰子恺故居及丰子恺卓越的艺术成就和俭朴淡泊的高尚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