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霸q2好还是q4好:慈禧与武则天,谁比谁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11/19 01:18:02
慈禧与武则天,谁比谁淫? 淫,这个字有点那个,具体怎么定义,我觉得是仁者见小人智者见色鬼,生理欲望强烈者见到下流;女人好淫因有淫心,淫性实则心淫,淫乱则心乱。这是我昨天半夜读《女人慈禧》的感觉,读这本书不是因为慈禧,我对有权力欲的女人不感兴趣,是因该书的作者向斯先生。向斯是故宫的专家,本来我想采访一下他的,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我想看看在专家的眼里,在可以出现于当年老女人睡床边的现代男人眼里,这个垂帘后听政的女人是一个什么模样,是俏,是柔,是狠,是能······ 结果,我把书翻到第369页——最后一页时,发现是一个字——淫! 下面先养养眼,瞧瞧影视作品中的慈禧是什么模样的女人,有没有味道:  刘雪华版慈禧  吕中版慈禧  宋佳版慈禧  斯琴高娃版慈禧  刘晓庆版慈禧  陶虹版慈禧  袁立版慈禧  潘虹版慈禧  真实版慈禧  中国历史有名的有淫乱史的女人很多,男人好色,女人好淫也。但能有资格与慈禧同上一个排名榜的,大概只有女皇武则天了。据野史记载,高宗去世后,武则天便在后宫广纳面首,她所纳的第一个面首是薛怀义。而薛怀义既是武则天的面首,同时也是太平公主的情夫,可以说武则天与太平公主母女两人共享一个男人。在武氏的后宫里,供她使用的面首很多,或明或暗,她甚还去偷偷去庙里,与和尚共度春宵,武则天的淫,史书上是成篇累牍,说不清,说还有。由此,我认为,武则天的淫,表现在一个“乱”字——乱伦,乱来,乱搞。 与武则天不同,慈禧的淫我看在“戏”字上,淫而少乱,有时还讲点礼数,行为较为收敛。向斯在书中谈得最多的是她与太监搞得比较火热,第一个就是安德海,再后来又有李莲英一班人。慈禧平生的一大嗜好是看戏——看淫戏。用今天的概念类比,慈禧当年的淫戏相当于现在的脱衣舞。她最喜欢看淫戏,安德海、李莲英们便想着法子满足老女人的欲望。 向斯是这样写的:太后一生好戏,特别是淫戏。安德海特地在太后一年之中大约五个月的时光逗留的西苑,建造了一座精巧绝伦的大戏楼,供太后看戏,并专门召集了一班一流梨园子弟,排演戏剧,尤其是在淫戏方面下大功夫,供太后享受。安德海好扮相,更有一副好嗓子,特别是他每次唱那首令人心旌摇动的性爱浪曲《姐如花》时,总要唱得慈禧浑身酥麻: 姐儿生得一朵花,十字街头啊去卖茶。姐儿生生儿叫道,好个买茶客,不要弄个粗枝硬棍啊不屑我,撩起罗裙,任你捣!姐儿生得一朵花,吃郎群板倒像推车。猪油煎子面筋劳子我啊,材前孝子满身麻!姐儿生得好身材,好似荐粜船舱未曾开。郎要籴时姐要粜,那探筒打进啊里头来!姐儿生得好风情,枕头上相交勿老成,阿姐好像六月花脚蚊,咬住情郎啊铁了心!姐儿生得眼睛鲜,铁匠店里啊无好钳,随你后生性发钢钻硬,经奴炉灶啊软如绵!姐儿生得滑油油,遇到情郎啊就要偷,正像柴禾上火处处着,葫芦结顶啊囫囵关!姐儿生得白胸胸,情郎摸摸啊也无妨,石桥上走马有啥认记?水面上砍刀无损伤! 仅从词来看,这戏确实够淫的,赤裸裸的。向斯在书中交代,儿子同治为这感到十分羞愧,但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母亲看淫戏呀。慈禧看淫戏不仅不回避儿子,还拿儿媳妇开心。不知是慈禧变态还是有意折磨皇后,她看戏时喜欢让儿媳妇阿鲁特氏陪她看,也就是同治皇帝的老婆。阿特鲁氏很不好意思,慈禧认为儿媳妇是装假正经,多次硬要阿特鲁作陪,一块看。从这点上,慈禧的淫也有乱伦的意思在里面,可谓老不正经。慈禧爱看的淫戏有《日日欢》、《翠屏山》、《双揺会》、《思凡》、《捉奸》、《合欢图》等。其中,《翠屏山》是讲杨雄之妻潘巧云偷情的事情,后几出则是讲男欢女爱——如此看来,这个垂帘后面的女人,比野妇还风流十分,低俗十分。 慈禧的“戏”含有逢场作戏,戏弄人生、假戏真做,等复杂行为和成份。戏,到底还有一点文化的味道,爱看戏还算有点讲究;武则天的淫里渗出的则全是水——下流。这可能是因为两个女人的生理结构与性欲强烈程度上的差异所致。据说武则天的性欲特别强烈,有时一个男人根本满足不了她的欲望,一夜能换几茬——现在有人把性欲强的女人称为“武则天型”,即由此而起。而慈禧虽然有男宠,但像薛怀义那样出名的公开的几乎没有,这点慈禧与武则天是没有竞争力的。所以,慈禧淫在戏里,在意淫中得到了很大的满足,这或许也是她淫而少乱的原因之一。但,这么说并不能分析为武则天比慈禧更荒淫,意淫才算真淫,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