搀的形近字:用药传奇--------24. 蒲黄巧用疗口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山新闻网 时间:2019/08/18 19:24:59
前几天写了一篇用药传奇《红藤专治少腹疾》,我觉得言未犹尽,俗话说有衣无帽不成一套,讲了下没讲上,今天再补写一篇,这就是专治上部口舌之疾的蒲黄粉。
蒲黄为香蒲科水生草本植物水烛香蒲、东方香蒲或同属植物的干燥花粉。蒲黄之花粉为黄褐色之粉末。夏季端午节前后花将开放时采收蒲棒上部的黄色雄性花穗,晒干后碾轧,筛取细粉。药材以颜色鲜黄、光滑、纯净者为佳。
   蒲黄入药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列为上品。蒲黄味甘,性平,归肝、心包经,有止血、化瘀、通淋之功能。用于吐血,衄血,咯血,崩漏,外伤出血,经闭痛经,脘腹刺痛,跌仆肿痛,血淋涩痛。蒲黄的常用量为5~10g,用于汤剂时需包煎。研末冲服,每次3g。止血多炒用,散瘀止血多生用。孕妇应慎用。
   我临床上很喜欢用蒲黄,主要分为三个方面:一是少腹瘀血证,如妇科时的痛经,失笑散;二是用于胃病,溃疡之类收敛止血止痛;三是用于口腔中溃疡瘀斑之类及眼底出血。效果都很好,比起三七粉又便宜又好使。尤其是现在爆炒三七时期。现举例示之:
   上个月曾治一女病人,董姓,60岁,有慢性肾病,找我专看舌头和口腔溃疡,说是在一个老中医教授那里看肾病,吃了一个多月的药,吃的满嘴都是血疱和溃疡,其伸出舌头一看,吓我一跳,这么多年我还没有见过这样骇人的舌头,满舌头的大小血疱和瘀斑,有十几个之多,口腔两侧也有大小不等的溃疡。吃稍硬点食物就擦起个疱,现吃不成饭喝不了水,痛苦之极,说老中医也没有什么办法了?所以,只好来找你了,因前年在你这里吃过几付药还不错。再把脉象弦细数,大便略干,小便稍黄,腰痛。一派火热之毒,想必是前医用热药过多,造成血热脉溢。出方:犀角地黄汤合潜阳丹加蒲黄。散血凉血,引血下行。处方;
   水牛角100g(先煎)  赤芍12g  丹皮12g  生地50g  制附子6g  黄柏30g  砂仁3g  制龟板15g  生蒲黄30g(包)  五剂水煎服,日3-5次。
   一周后复诊,血疱已平成瘀斑。效不更方,前方水牛角减为60g,加炒杜仲30g,续服七付。三诊,口腔溃疡已愈,舌上瘀斑消退2/3,已能吃饭喝水。继续七付,瘀斑消净,舌回常态。
   此案点晴之处在于用了关键之药生蒲黄。也许有人问,你怎么能想到用这味药?不瞒大家说,这得益于我平时爱看医话医案有关,多了就记住了,需要时就会从脑海里蹦出来。所以我经常跟学生说要多看医话医案,好处多多。此案治疗受启发于下录医话:
   宋代医学家许叔微在《类证普济本事方》中记载,有一士人之妻,夜间忽然舌肿满口,不能出声。其丈夫急忙外出访医,请来了一位名医,用蒲黄频频掺入舌上,至天亮时就获得痊愈。  
   无独有偶,据《芝隐方》记载,南宋度宗皇帝赵禥欲外出赏花,谁知次日清晨,忽然舌肿满口,不能言语,不能进食。度宗及满朝文武十分焦急,急召御医入宫治疗。蔡御医用蒲黄、干姜末各等份,干搽舌上,数次而愈。
   以上两则舌胀失音的病例,均通过用蒲黄搽舌的方法治疗取得较好的疗效,其实这正是得益于蒲黄具有化瘀活血之功,用药针对病机,故疾病得治。实际上外用之理即内用之理。我平时除了用于口舌之疾,眼底眼结膜出血我也常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有一次因工作劳累导致右眼底出血,视物不清,即用生蒲黄粉10g泡水喝,一周后即愈。平时看病遇到上火眼结膜出血的患者,我也叫用泡茶的方法喝生蒲黄粉,三五天即愈,屡用屡验,故今不私秘,写出来供大家参考用之。